千元跑鞋成標配

每個跑友都有自己的消費清單,《北京晨報》的個案訪談發現,不論是資深跑友還是剛入門者,一雙千元左右的跑鞋已經成為標配。數據可放大成一門大生意,也透露出新的社會風尚。

一年參加2-3場馬拉松

每天早上,朋友圈里大多數人剛起床,40歲的李朝煦已經完成了他的十公里跑,他是某酒廠電商運營總監,同時也是重度跑步患者。因為經常出差,他的跑步足跡幾乎遍布大江南北,最近一個月他的跑步軌跡集中在貴陽、成都等西南城市。

從2013年2月開始跑步,跑步的初衷是為了減肥,後來逐步愛上這項運動,“我盡可能隔一天跑一次。跑步可以排除身體和心理的毒素,早上一小時的跑步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個思考問題的好時候。” 目前李朝煦用於跑步上的花費基本在購買衣服、鞋等方面,一年大概2000元左右。 “我對鞋的要求好一些,原來穿美津濃,現在用asics的。今後有參加馬拉松賽的打算,一年參加2至3場,這樣費用會增加上去。”對跑步重度依賴者而言,參加馬拉松意味著花費的大增,通常參加一個馬拉鬆的費用包括交通和住宿費。“跑步app我用咕咚運動,微信的運動排名每天都參與。對運動類app了解不多,覺得市場容量不一定能夠有想像的大,移動互聯網創業項目有一窩蜂的情況,首先要解決盈利問題,我經常疑惑咕咚運動這類app靠何盈利,靠出售廣告位?還是賣智能跑步服裝、鞋、裝備?反正我只是使用而已,沒有花過錢的。”李朝煦說。

同事、老闆都在跑

“原以為海邊跑步很愜意,卻難抵濕氣太重,熱個身準備開工”,80後王君是北京某購物中心的市場總監,她基本每天都堅持跑步,即使是出差和進修期間也不例外,最近一周她的跑步足跡遍及三亞海邊和清華大學的操場,幾乎每次開跑都在五公里左右。身為三歲孩子媽的王君最初跑步的動力來源於減肥塑形,跑步除了讓自己收穫了好身材和每天的精神滿滿,也讓她欲罷不能地上癮,“剛開始只是好奇,後來發現是個非常上癮的運動,同事、老闆都在跑,已經形成企業文化了”。王君每年在跑步方面的投入大概1萬左右,主要花費都在運動裝備上,“ua不算貴,設計比較新,關鍵是很舒服,偶爾也會嘗試其他品牌。”很多跑步app及智能手環生產商也來分食全民運動熱潮的蛋糕,在王君看來, 跑步app一定要結合社交功能,跑步app可能會死掉一批,“我一般用nike runing,專業背景很重要,周圍圈子很重要”。

加入各種跑步興趣小組

90後車瑩是東北一家奶粉企業的市場部員工,經常需要全國各地出差,這曾經一度打亂了她的跑步節奏。 “不出差時我基本每天都跑步,大多數時間會在健身房,如果不做無氧運動,一般會在跑步機上跑十公里”,車瑩表示,從去年開始跑步,目前最大的開銷是鞋和服裝,每年用在裝備上的費用超過3000元,其中最大的開銷來自於跑步鞋。在專業跑友的帶領下,車瑩入手了asics跑鞋,一雙的售價超過1000元。

車瑩同樣覺得圈子很重要,她經常在微博上和跑友交流,也加入各種不同的跑步興趣小組,這些興趣小組不僅會探討哪種跑鞋更專業,還發佈各種跑步信息,包括色彩跑和夜跑,除此之外還能組團參加各種馬拉松。車瑩的目標是每年參加一次半馬、一次十公里和色彩跑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